两会谈中国设计“工匠精神”

动态 2018.12.05

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小米公 司创始人兼董事长雷军对媒体表示,对于今 年总理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的“工匠精神”,他深表赞同,国货需 要用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来适应 消费升级的时代需要,这也是 供给侧改革很核心的一点。

3月5日,李克强 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鼓励企 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总理的讲话让“工匠精神”一词风靡互联网,在微博、微信等 社交平台引发了一股解读“工匠精神”的热潮。

“刚开始,我以为 国人是盲目迷信国外产品。拆开一 个日本的电饭煲后,我发现自己错了。”在广东 团媒体开放日会场,小米科 技董事长雷军代表讲了一个故事。

 “日本电 饭煲做得比较好。首先,它采用了IH电子加热技术,直接对 金属内胆进行加热。这就实 现了对内胆的环绕式加热,让受热更加均匀。这种金 属内胆在日本也就两三家公司提供,技术难度非常高。其次,它是一个真空加热,使米粒 吸收水分充分均匀,加压让米变得更柔软。

  ”雷军说,“我也研 究过国内的电饭锅。我发现,很多国 货产品是把米饭做熟,而日本 产品可以把米饭做好。”

在雷军看来,这个故 事看似是个技术问题,其实是 个工业设计问题。“在技术创新、质量管 控和平台塑造问题之外,我们的 产品还有两个问题。第一个 问题是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第二个就是设计。”

 雷军

“一提起德国设计,我们的反应是严谨;一提日本设计,我们的反应是精细。他们都从细节入手,把工业 设计融入了产品研发。”中国设 计红星奖执行主席陈冬亮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设 计需要找到自己的风格”。

陈冬亮

 “不能把 工业设计简单地理解成外观设计。不能脱 离了制造去谈设计,这是犯忌讳的。”陈冬亮说,“我们有 几百所设计学校,工业设计发展也很快;但和日本等国比起来,我们还有不小的差距。在供给 侧改革的大背景下,工业设 计师应该有所感悟”。

 为了揭开“日本马 桶盖为何走俏中国”的疑问,来自杭 州的王金财代表专门去了趟日本。“为什么 我们觉得日本马桶盖耐用、好用?其实,我们的 制造跟发达国家相比,在质量 和设计上存在差距。”

为了改 变中国制造的形象,雷军创办了小米公司。凭借“良好的设计+互联网营销”,他打败 了一个个国外品牌。“抓好供 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有 效和中高端供给,我深刻 感觉要强化设计。”雷军建议,“工作报 告中能不能加上怎么重视设计、改善设计的内容?”

红星奖发声

工匠精 神成就中国精工

设计找寻中国方向

“现在很 多人去日本购物,买的东西国内没有吗,都有,为何大家还要买?”在近期召开的 “红星奖——好设计·新供给对话会”上,北京市 科委工业设计促进中心主任、中国设 计红星奖执行主席陈冬亮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20年前,陈冬亮 曾在日本工作过几年,他回国 时带了一堆牙刷、牙膏、膏药什么的,还有一 副做饭用的手套,“那时我 们家炒菜是抹布端着锅,日本人是用手套。那个膏药,咱们的得撕,贴完了有边,它那个 就贴得非常平整,一看就 知道在设计上下了很多功夫。”

在陈冬亮看来,工业设计有三个作用,一是解决问题,二是发现需求,三是引导消费。“比如插座,大家知 道最早的插座所有插孔都在一个板上,插不进去,互相打架。前段时间有报道说,圆形的 插座已经设计出来了,这就是 设计解决问题的例子;而做饭 用的手套就是把家庭主妇聚集到一块发现的需求。在引导消费上,像苹果手机一类,就是在 创造一种生活形态,一种消费趋势。”

工业设 计最早起源于西方发达国家,并已在 国家建设与提升国家竞争实力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英国是 欧洲最重视设计的国家之一,英国前 首相撒切尔夫人曾表示,“英国可以没有政府,但不能没有工业设计”。日本作 为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的典范,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日本设计”的振兴与热潮。日本以 经济产业省设计机构为载体,形成国家推进体系,每年设 计开发资金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2.8%,居世界首位;韩国则是将“设计韩国”作为战略发展目标,凭借设 计在城市发展中的突出作用,韩国首都首尔当选为2010世界设计之都……越来越 多的国家正将工业设计作为国家战略布局。

 近些年来,工业设 计在我国也取得长足进步,陈冬亮认为,工业设 计已成为推动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实现并 创造成果现实价值的必要手段。对此,联想创 新设计中心总监李凤朗亦深有感触,他表示,据估算 联想的品牌价值大约为40多亿美元,而设计 在其中的贡献至少占到10%。

为了提 升我国的工业设计水平,中国工 业设计协会与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在十年前发起创办了“中国设计红星奖”。该奖已 成为中国工业设计领域的最高奖,享有世界声誉。

 “陈冬亮讲了一个“红星奖”评审中的例子,“一个设计,创意很好,中国专家非常喜欢,日本专 家却不同意这个设计获奖,在他们看来,这项设计,制造出 的产品还有瑕疵,稳定性不足。”“这个故 事充分体现了中日对于工业设计的不同认识。我们更 多地把设计当作创意,但日本 专家把设计和制造融为了一体。”陈冬亮说。

“一提起德国设计,我们的反映是严谨;一提起日本设计,我们的反映是精细。他们都从细节入手,把工业 设计融入了产品研发,我们中 国设计也需要找到自己的风格。”陈冬亮认为,我们的不少设计,拿到了世界性的大奖,这是值得骄傲的,但想要 取得更大的进步,应该做好“中国精工”。

“说到底,是因为 我们在思想观念上还缺乏一种精益求精的精神,干什么 事都觉得大概其就不错了。如果有 个人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可能还被认为是多事,其实我 们的东西可能就差这一步,就永远走不到精良。”陈冬亮打了一个比方,经常看 网球的人可能知道,顶级高 手过招输赢就差一个球,永远差一个球,就这一 丁点的差距就让人分出了高下,“我常说,99%的人能做99%的事,恰恰是这剩下的1%是99%的人所完不成的,完成了的人就是牛人,完成了 的产品就是精品。”

 好设计改变生活

“我数了一下,联想的 产品获得的国内外设计奖项大约有240项左右,我们的 设计团队也多次获得最佳设计团队,在联想40多亿美 金品牌价值里面,设计到底占了多少,我猜有10%以上的贡献。”联想创 新设计中心总监李凤朗介绍。陈冬亮提出了“适用性”的评判标准,“一个产品出现时,人们应 该是自然而然地使用它。要把设计融合在生产、生活中,而不能 出现太多的门槛。”“好的设计师,应该闭上嘴、竖起耳朵。”

产品定位也需设计

 几年前,一台国内少见的4K激光投 影仪摆进了品物设计公司。“希望你 们能够设计一个漂亮的外观,帮助我们产品大卖。”送来投 影仪的企业负责人提出了自己的需求。得知企业需求后,品物设 计公司并没有直接动手设计,而是进 行了一番细致的市场调研。

“调研发 现这个产品虽在技术方面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但因体积太过庞大、成本较高等问题,在同等 价位下相比惠普等大品牌产品在普通消费级市场并不具备优势。”品物设 计创始人钟荣介绍,“如果仅 仅是做一个好看的外观,根本解 决不了企业想要达到的商业目的。不过在 调研中发现家庭影院系统是高端投影仪中的一个巨大市场,于是我 们就和企业沟通能不能换一种思路。”

经过双方多次沟通,产品有 了一次大的改变。“我们把 这个产品从一个投影仪重新定义为智能家居领域里的一体化视听解决方案。这样的定位之下,我们帮 助对方找到了一家生产音响的企业、一家生 产机顶盒的企业,还帮做 了一些其他零散的功能上的配置。将投影 仪重新打造形成了一个适用于别墅、办公等 多个领域的全新独立品牌。”据该公司钟荣介绍,这款新 产品最终不仅卖出了每台37万元的好价钱,远超原来每台售价5万元的设想,还在畅 销后被一家国外公司看中高价买断。

 好外观不等于好设计

 好外观不等于好设计,好产品还需精工细作,“小米插线板的问世,源自雷 军一个简单的想法——想要一 个可以摆在桌面上的插线板。”小米科 技生态链产品总监夏勇峰介绍,原来的 插线板一般都是放在房间的边角,或者桌子底下,因为插 上线之后会显得非常凌乱。因此插 线板是一个被用户经常“遗弃”但功能性很强的产品。

“既然是 小米公司出的插线板,那我们 就要将它打造成一款工艺品,而不是工业品。”夏勇峰说,虽然听 上去像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完成 起来却非常的复杂。“从桌下 拿到桌面的这一过程,我们用了18个月。”

摆在桌 子上的插线板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因为它 和人的距离会很近,这就要求它必须要有USB,因为随 身的手机等设备在一个这么近的距离需要电源;其次,还要具 备一定的随身性,就需要做得轻薄和小;最重要的是,它一定要美观。”在有了目标之后,小米科 技开始了新的一轮“折腾”。夏勇峰表示,“仅仅是 追求便捷性这一点,它就会 让产品的各种难度,不管是技术还是工艺,整个难 度指数级的提升。”18个月的研发、几十款 不同样式的产品、20多个专利……最终诞 生的那款插线板堪称完美,无论是结构、倒角,还是插拔力,都超过 了之前任何一款。

细数获 得设计奖项的小米科技公司生态链产品,夏勇峰介绍,每一款 产品都是用心之作,而投产 之后不出意外地得到消费者热捧,比如小米手环,每个月大概是150万的产能,150万台基本上不够卖;小米插线板去年销量300万台以上;小米体 重秤在韩国发现了水货,“本来韩 国人对设计的要求比我们高很多,没想到 我们的体重秤竟然引爆了韩国市场,继而提 升了他们对整个小米产品的认同度。”而小米LED随身灯 和小米随身小风扇这两款产品也非常热销。“小米随 身小风扇这么一个小小的产品,我们大概做了11个月,中间改了五次方案,去年夏天上市后,一个月大概销售80万台左右。”夏勇峰介绍,随身小 风扇别看体积小巧,但设计难度很大。“比如风 扇没有任何保护,小朋友 手伸上去怎么办,能不能马上停止,既要保持强的风力,而扇叶 的软硬度又要确保安全,这些都 是设计时要考虑的内容。”

每款畅 销产品的背后都有工业设计师的努力,回想起 产品研制阶段一遍又一遍修改和反复试验的过程,夏勇峰表示,这就是 工业设计对生活品质提升的作用体现,“我们希 望当我们的产品出现在生活里的时候,它应该 是自然而然地产生的,一个普 通人就可以使用它,没有任何的门槛,同时和 周围非常和谐一致,让我们 的生活更加方便舒适更加美好。”

 无针注射,一直以 来都是糖尿病患者的梦想。根据调查显示,糖尿病患者中,有50.8%的人因 为对针头的恐惧或反感,放弃注 射胰岛素这一科学治疗方案。北京快 舒尔医疗技术有限公司正将以前只能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无针注射器带入我们的生活之中。

好产品 如何变成好生意,是困扰 诸多企业的一大难题,快舒尔 医疗也曾经碰到同样的烦恼。“我在设 计这款产品的时候跟我一位同学说,我设计 了一款无针注射器,可以打胰岛素,你要不要试一试?他第一 句话就问你们公司是中国企业还是外国的,我说是中国的,他说如 果有这样一款产品,我会选择外国的。当时我就无语了,因为他 没有给我什么评价,就这样 否定了一款好产品。”快舒尔 医疗产品与设计总监陈苏宁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后来,我们的 这款产品获得了红星奖,这位同 学主动找到我说,这款产品太好了,我想试一下。”

这是一 款什么样的产品,陈苏宁现场讲解,“注射器 里面有一个高压弹簧,大家知道,手枪里 的子弹也是通过高压发射出去,因此这个力量非常大。用弹簧 的高压将液体通过前面一个非常细的小孔喷射出去,这个孔有多细,我们现 在量产的产品是直径0.17毫米,今年下半年将改进到0.14毫米,这将是 全世界最细的药孔。当药液 通过高压瞬间透过皮肤时,皮肤其实有创伤面,但它非常小,小到比 正常的注射器要细得多,这样药液就穿到皮下,进到体内。”

“如果注射器有针的话,不仅有损耗,带来交 叉感染的几率也很大。我们看 到有的糖尿病患者舍不得换针头,一根针 打了两个星期也不扔,针已经卷了,甚至有了细菌还不换。我们产 品不跟身体内部有直接接触,就不存在这些问题。”陈苏宁介绍,除实现无针注射外,用这款 注射器还可以让药液快速吸收,“现在我 们的产品主要针对打胰岛素的糖尿病患者,将来可 以用它给孩子打疫苗,还可以 为那些爱美的女士打去皱、溶脂的美容针。

如今,在快舒 尔胰岛素无针注射器的外包装上,红星奖 的标示被印在醒目的位置。“红星奖 对我们产品的肯定,可以帮 助我们获得更多消费者的认可。因为,伴随红 星奖影响力的不断扩大,消费者 对红星奖获奖产品的认可度越来越高。”陈苏宁说。

 红星奖被印上商标

 确实,作为中 国工业设计领域的最高奖,红星奖 的影响力正逐步扩大,北京工 业设计促进中心主任、中国设 计红星奖执行主席陈冬亮表示,现在还 有许许多多的好设计都默默无闻,下一步,红星奖 将携手合作伙伴帮助更多好设计变为好生意,“将在国美在线、淘宝等 电商精选位置展示、销售红星奖获奖产品;《家装总动员》金牌制作团队、卫视黄 金时段家装节目、‘红星Show’板块3分钟独 立推广多频道播出、首都机场T3航站楼3块进出 港大屏全天候公益广告播出、北京地铁1、2号线黄金路段165块大屏 全天候公益广告轮播……都将成 为好设计展示的舞台。”

北京越 来越成为世界设计舞台上重要的一支力量,陈冬亮介绍,北京将 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首个国际创意与可持续发展中心,这是继2012年北京 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设计之都”、2013年举办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北京峰会”、2014年赴巴 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办“感知中国,设计北京”展览之后,北京“主动参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又一举措。他透露,目前已 着手组建国际化的专业委员会,并与央美、百度、联想、小米、汉能等40多家院校、企业结 成战略合作伙伴,未来还 将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相关机构和其他国际组织发展协作关系。 

友情链接:    真人炸金花提现   腾讯棋牌安全吗   春秋棋牌app   九万棋牌官网   春秋棋牌真钱